【独家风景】珍惜偶像

吕书练

看《朝花夕拾.芳华绝代》(简称《拾芳》)前,我是有所期待的,因为无论是个人经历,还是歌坛成就,梅艳芳这三个字已是卖座保证,但看完之后,有小小失望,主要是最渴望透过配合剧情,重温阿梅(梅艳芳)的经典名曲,却落空了。

编导在放映后跟观众交流中解释,播放歌曲涉及版权问题。我不怀疑编导的诚意,这毕竟不是梅艳芳传记,而是歌迷眼中的偶像,梅艳芳在电影中只闻其声(江欣燕声演),不见其人。

拍人物传记不容易,尤其是逝世不算太久的名人,不但要解决肖像权、个人私隐等问题,还有名气带来的利益分配问题,这涉及家人。作为歌星,要播放其生前演唱的歌曲还有版权问题,又涉及生前所属的唱片公司等。

然而,拍有关歌星的电影,如果没有她/他的经典名曲配衬,就欠缺了精髓,也很难牵动观众的情绪,这也是我看《拾芳》的遗憾。记得十年前看过法国传奇歌后爱迪.琵雅芙(Edith Piaf)的传记电影《粉红色的一生》(La vie en rose,又译《玫瑰人生》),不但片名是这位国宝级歌手的同名首本名曲,也是电影的主旋律。

初时,对这位活跃于上世纪三十至六十年代的歌坛「小云雀」并不熟悉,却受这首感人肺腑的主题曲及其歌词带动而投入。影片也以蒙太奇手法,穿插女主角的童年趣事、青春情事和歌唱生涯等,把一个已故名人活现眼前,并令女主角饰演者玛莉安歌迪娜(Marion Cotillard)成为首位夺下奥斯卡影后的法国女星,反映电影的成功。

可见,歌星人生及其所深情演唱的歌曲难以分开,无论是她亲自撰写,或请人代笔,那些倾注了情感的词句往往也是她的心声,所以,她才唱得投人,也才带动得起听者的感情。这是音乐或歌唱的魅力。

如果说,玛丽莲梦露是西方性的启蒙者,邓丽君给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内地青年带来爱的慰藉,那幺,梅艳芳对香港人来说,则是同声同气共成长的化身。对她的纪念又岂止是一群粉丝的心意,也应该是香港人的责任。一个地方,只有懂得珍惜、怀念自己的偶像,以及对这里有贡献的人,并将其精神发扬光大,才有生命活力,而这个地方的人才有自豪感。

虽然,我们已有「星光大道」,也有各种纪念馆,但那毕竟是被动待赏的静物,只有电影,一种影响深远的大众媒介,才令这个彷彿失去方向的城市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