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风景】香港印象


说到香港,我去过三次。放在人人都可飞的今天,才四个钟头多一点的机程,根本不值一哂。

其实前两次的印象已经相当模糊,只记得所有的食物都是好大一份,心里对港女的胃口啧啧称奇,如此大吃还个个身段苗条,真不容易。后来才听说港人一天要走很多路且步伐急促,消耗大,所以吃得也多。

人生最贵的一碟叉烧饭是在香港,盛惠卅二港币,折换马币约十六令吉,那是廿多年前的街边摊价格,前来用餐的多是蓝领阶级,油饭堆成小山似的高。

廿多年后,我们在餐厅叫一碟双拼,盛惠八十五港币,贵很多是当然的,不然什幺叫通货膨胀。三次出游的相同情景是每次过马路都被港人催促“行快啲、行快啲”,其实我的速度并不慢,但不及他们快就是了。

第一和第二次去香港是为了採访,前者採访结束后寄住同行亲戚的家,同行亲戚在政府部门居高位,他的公寓面积八百多平方尺,打破了我对港人一家数口缩住在两三百平方尺蜗居的印象,当年心想原来香港有钱人也有大屋子住,不过还是大不过马来西亚。

儘管每天早出晚归,但还是观察到这家香港人十分注重孩子教育,母亲是全职妈妈,常看到她细细声用英语和孩子沟通,当年心想香港人的英语发音好标準,不愧是英国殖民地。由于那户人家的大人小孩表现温和有礼克制,所以我们也儘可能表现出有教养的一面,小心翼翼的不去打扰他们的日常生活。彼时年轻,三天的自由行大多时候是搭地铁到处逛,看到有印象或是觉得有意思的站名就下车走走,感受一下这个原本只在书上看到的国际大都会,夜晚则搭电车看夜景压马路,对它张牙舞爪向上发展的屋留下印象,当年心想原来吋土吋金之下唯有向上发展。

已经回不去了

虽然大多市民行色匆匆,但在节奏快速的大都会,司空见惯,这不该成为我对香港无感的理由,事实上,只有近距离接触明星之后才发现,原来明星也如常人一般,香港自此之后不再是书本、电视上看到的如此遥远。

而上一回去香港则在两年前,相隔了廿年,多了很多高楼和很多人,我们一家大小天天拖着沉重的行李箱在街头小巷和人群一起走,除了去景点打卡,还要照顾同行友人的感受,因为不是每个旅人喜欢观察民情、比较之前和之后的分别,这只是个人职业病,独立书店、旺角、庙街也不是每个人都喜欢逛一逛,更多人喜欢迪士尼乐园、海港城、时代广场。每次我要爬楼梯上书店,必换来大小花的白眼,即使另一半再三强调,下一次来未必看到这些书店依然无法提起两人的兴趣。这种哀悼大时代浮沉的心态,小孩无法理解是正常的。

很多人都说香港已经回不去了,回不去是正常的,世界一直走一直走,印象中匆忙的港人依然匆忙,却不再刻板。在过去,香港年轻人给我的刻板印象是高傲,从伦敦到香港,很少遇到亲切的香港人,大多惯于和人保持距离,不过如今却觉得刻板印象害死人,反而对港人的坚韧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因为只要提到爱港爱家,无惧站出来的是年轻人,这次以年轻人为主导却激起全港的热血沸腾,颠覆了世界对他们的印象。

文/容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