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室】守时


所有人都知道守时的重要性,但真正会守时的人却少之又少。

成为记者后,也养成了不守时的习惯。

很多时候,去採访,知道主办者是个不守时的人,于是就会晚一点出门。

採访记录的时间是上午10点,那一般上午9时45分才出门也是赶得及的。

某些政治人物,出了名爱迟到,虽然在寄给报馆的邀请函上注明活动上午10点开始,但本身却迟到2小时。

如果记者知道有对方出席,也会自动选择迟出门。

于是,渐渐的,记者在民众的心目中形成爱迟到的形象。

一些社团因为这种刻板印象,于是也学会不守时。在邀请函上注明活动晚上7点30分,却延后1小时才开始。

结果,记者认为这些社团爱拖延,于是又更加迟出门,结果彼此互相越拖越迟,形成恶性循环。

我认识的人当中,要数槟州行政议员曹观友最準时,同时也是政治人物中少有的守时者。

基本上在槟城採访的记者都知道,如果要採访的对象是曹观友,就必须要提早一小时出门。

曹观友住在槟岛浮罗山背,要到市区的话,至少要45分钟的车程。

有一次我负责採访他的节目,节目时间注明上午9时,但抵达时,他已经在那边了。

我问曹观友:“YB,你几点到这边?”

他回答:“到很久了。”

曹观友告诉我,因为住在浮罗山背,因此他一般都会提早出门。如果节目是上午9时,他一般会提前2小时出门,间中还可以弯进光大办公室处理一些公务。

“当然,很多时候会比大家早到,像上一次我到威省主持一场活动开幕,结果我是全场最早到的。”

他还说,实际上,守时,除了尊重别人,也是尊重自己的一种表现。

新年新目标,今年让自己成为更守时的人。

文/汪壬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