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台客聚】说话的艺术

伍呆呆

又到世界读书日,关于读书的话语多了起来,在网上看到一个和读书有关的段子。

段子里说儿子和父亲一起饮茶,他问父亲为什幺要他读书?父亲回答说:我这幺跟你说吧,你读了书,喝茶时就会说「此茶汤色澄红透亮,气味幽香如兰,口感饱满醇正,圆润如诗,回味甘醇,齿颊留香,韵味十足,顿觉如梦似幻,彷彿天上人间,真乃茶中极品!」而你如果没读书,你就会说「我×啊,乜茶咁×好饮噶,×佢老母,我要饮多几杯至得。」

看完不禁莞尔,段子里的这位父亲话糙理不糙,讲出了一个实在的道理:读书确实可以改变语言的使用,甚至读书可以提高一个人的情商。

在我埋首写作,足不出户的那几年里,我与几个曾经的朋友断绝了来往,大多断得很乾脆,因为那是时间替我作出的选择,彼此便也没有留恋和伤感,至多剩余了一点淡淡的遗憾。而其中的一个,原因却是在我自己身上。因我向来不善言辞,也不善交际,所写的文章里语言能够做到节制和婉转,但在生活中大多的时候说话直来直往,自己不大觉察,但往往在无意中便得罪或者伤害了别人。

我的一位朋友和我相交数年,彼此之间还算了解,平日里也常常礼尚往来,我偶尔去参加她组织的聚会,她也偶尔带朋友到我家喝茶聊天,因为都喜欢文学,共同的话题颇多,彼此都很欣赏对方,于是她的生日那天便邀请我去参加。如今凡事都流行临时创建一个微信群,相关的人们都在群里联络,我的朋友也为她的生日建了一个群,把我当作生日宴会的重要嘉宾拉进去。结果,我因她生日那天已有别的安排,便在群里当众硬生生地告诉她无法参加她的生日宴会。结果生日还没过,朋友便把我拉黑了。隔了很长一段时间,彼此已经疏远了,再淡淡地聊起来,才得知我当众说的话令她很没面子,因此一气之下让我进了黑名单。而时隔多日,我们冰冻过的友情再也回不到从前了,朋友最后叹气说,你应该多读一点教人说话的书。

因为失去了那份友情,情绪低落了很久,也因此去寻了林语堂的《说话的艺术》来看,虽然看了之后仍旧是对这种「艺术」有些糊涂,但终究是学会了反思,更加懂得凡事要懂得推己及人,站在别人的立场来思考。

我在美国旅行的时候,与美国朋友的交往多了,发现美国人在言语之间的许多优点,他们从早到晚、乐此不疲地重複得最多的话就是「谢谢」和「对不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不厌烦,令日常羞于表达对别人的谢意和歉意的我们有些不习惯,后来听得多了,也说得多了,却觉得十分受用。而除此之外,美国人不喜问人隐私,对他们而言,他人的年龄、家庭情况皆属隐私。其实美国人的这些优点早已在我国古人的书中有体现,孔子在《论语.颜渊》中写道︰「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而对于说话,孔子在《论语.卫灵公》里说︰「可与言而不与之言,失人;不可与言而与之言,失言;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若是认真读了,记住了,便早就懂得了「说话的艺术」。

我一向推荐别人读书都喜欢推荐历史人文的书籍,诸如《说话的艺术》此类被归入励志的实用书我是反对的,如今仍旧是。其实历史人文的书看多了,便知真正的语言艺术在其中,单单是《红楼梦》,读过王熙凤的话,大抵就能练就一张会说话的巧嘴。

当然,读书更大的作用不在于学会说话,而是如高尔基所说的:「我读的书愈多,就愈亲近世界,愈明了生活的意义,愈觉得生活的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