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廊】心静自然凉

【百家廊】心静自然凉热了拿把扇搧凉,真爽。 网上图片

张爱玲

前天,我顶38度滚滚热浪的天气去一家出版社找一位闺蜜谈事,好家伙,一走进摆满绿植的写字楼,就感到丝丝凉意。进入闺蜜办公室,更觉得一股刺骨寒风迎面颳来,犹如进入冰天雪地,令人浑身打颤!闺蜜却惬意地坐在大空调前,对我说:「爱玲快来,赶紧享受一下现代文明!」还从小冰箱里取出两瓶冷饮,让我解暑。我一看空调机上刻度,天呀--锁定在摄氏17度耶!

我忙说:「你也太离谱了!现在室外气温38、9度,你这里17度,如此冰火两重天,怎幺得了啊?」她却笑道:「冷风机就是为人服务、让人享受的,不吹白不吹!」恰好她的同事、一位年轻姑娘进来向她请假,说头昏脑胀很不舒服,要去医院看病。我心想:这準是得了「空调病」,忽冷忽热反差如此强烈,怎能不伤身子呢?

今年夏天确实特别热,刚入仲夏,广袤的神州大地就频现「桑拿天」,华北尤甚,动辄高温37、8度甚至突破40度大关,害得广大工薪族怨声载道:「这鬼天气,让人怎幺活!」而上年纪的人会说:「别急躁,别抱怨,心静自然凉!」

的确,这五个字,我从小就听惯了。过去三伏天之夜,我们全家就在小院里纳凉,但只见热风迎面而来,哪有凉意啊!我每每热得满头大汗,就沉不住气大呼小叫,要姐姐赶紧去买冰镇汽水、冰淇淋。奶奶却轻轻摇大蒲扇对我说︰「小妞不要急,心静自然凉﹗」我当然不理解这句话内涵,她愈说我愈急,真想找个阴凉的地缝钻进去!

父亲爱读史书,他一边拿来热毛巾让我擦汗,一边给我们姐妹讲起唐代诗人白居易的轶事来。说有一年三伏天,白乐天去拜访恆寂禅师,那天天气奇热,白诗人热得汗流浃背,恆寂禅师却很安静地坐在禅房里唸经。白居易就问:「禅师啊,这里好热,您怎不换个清凉之地呢?」岂料恆寂禅师竟道:「咦,我觉得这里挺凉快呀!」

白居易大为茫然,法师一边品茶一边缓声对他说:「你们心太急躁,当然会觉得热不可耐;只要心里平静了,身上就会慢慢凉快起来。」禅师又道,其实又何啻天气呢,世间万物万事错综複杂,人人都会遇到一些麻烦、困难、挫折和变故,此时就应该放平心态,以一颗平常心去应对生活中的艰难困苦。人的主观感觉很重要,这就是参禅修道的初衷。禅语里就有「只缘心静自然凉」之说,正所谓「参禅何须山水地,灭却心头火自凉」。白乐天受到感悟,当即来了灵感,作了一首《苦热题恆寂师禅室》的七绝:「人人避暑走如狂,独有禅师不出房。可是禅房无热到,但能心静身即凉。」今天想来,我奶奶和恆寂禅师所说的「心静自然凉」真是不无道理、充满哲思,「心静自然凉」是一种心境,更是一种修养,有了这种心境和修养,就能安度盛夏了。

历史常有相似之处,清朝的雍正皇帝根据乃父康熙帝的教诲,编写了一部《庭训格言》,那里有一篇训文就叫《心静自然凉》,他写道:「盛暑不开窗、不纳凉者,皆因自幼习惯,亦由心静,故身不热。且夏月不贪风凉,于身亦大有益。盖夏月盛阴在内,倘取一时风凉之适意,反将暑热闭于腠理。彼时不觉其害,后来或致成疾。每见人秋深多有肚腹不调者,皆因外贪风凉,而内闭暑热之所致辞也。」意思是说只要能做到内心平静,身上就不会感到热;一味贪图「风凉适宜」,就会埋下后患、积凉成疾。

这与道家的哲学思想非常吻合。道家追求「天人合一,崇尚自然」的生活态度,认为无论做人处世、待人接物还是幽居独处都要保持一种自然、平和的心境。《道藏·保生要录·论衣服门》说:「是以暑月不可全薄,寒时不可极温。冬月棉衣莫令甚厚,寒则频添重数,如此则令人不骤寒骤热也。」它是说,衣服的厚薄要随节令的变化而增减,夏季不能穿得过薄,冬季不能裹穿得太暖,增减衣物要循序渐进,不可贪图一时之快。道家《保生要录》云:「凡食,先热食,次温食,方可少餐冷食也。凡食太热则伤骨,太冷则伤筋。虽热不可灼唇,虽寒不可冻齿。」说过热过冷都不利健康,即使七月流火的大热天,也不可贪图冷食。《千金要方·道林养性》更指出:「故善摄生者,常少思、少念、少欲、少事、少语、少笑、少愁、少乐、少喜、少怒、少好、少恶,行此十二者,养性之都契也。」实践证明:道家这种养生观念是符合现代科学理念的,自然也被儒家和释家接受。

昨天一早,闺蜜打来电话,说她的那位年轻女同事的确得了「空调病」,因严重感冒住院了。医生说,长时间宅在空调环境下,强烈的温差会伤害肌体,加之门窗紧闭、空气乾燥,引发各种有害细菌滋生,就会出现头昏、鼻塞、打喷嚏、耳鸣、乏力、手足麻木、四肢痠痛、皮肤过敏和月经不调等等症状,严重的还会因呼吸衰竭而死亡。「『空调综合症』的确不容小觑,从今天起我已将空调温度调高到27度,开一会停一会,适可而止吧!」闺蜜说。

我说,这就对了!顺便给她讲了余秋雨的故事来。我说,前些年一个盛夏,中国工程院院长、上海市市长徐匡迪在「火炉」重庆作过一个关于气候问题的演讲。徐匡迪说,上世纪80年代他任上海市文教局长时搞过一次高校校长沙龙,当时空调已在内地兴起,但上海戏剧学院院长余秋雨却说:「即使买得起空调也不会用,因为空调让人失去对自然的感受。人的一生,10岁以下80岁以上不知寒暑,剩下的70年很宝贵。冬天滑雪,夏天冲浪,不要让空调夺去了这些乐趣。」余秋雨还自爆猛料,说他家没装空调、也没有电热器,无论十冬腊月还是「桑拿天」,他都坚持伏案写作,冷了加件棉袄、跺跺脚,热了拿把扇子搧一搧,从来不喝冷饮。徐院长接说:「上海中医学院院长公开表态支持余秋雨,这位中医专家说:『人要尊重自然规律,夏天在家一定要流汗,赤膊穿短裤都行,流汗可以排毒;冬天在家就多穿几件衣服,稍微冷点有利进补、有助健康。」

从徐匡迪的演讲和余秋雨的掌故中,我们也不难理解「心静自然凉」的奥妙了!最近读报,得知美国和日本医学家曾做过周密的科学实验,得出的结论是「安静有利于散热降温,身体也就凉爽起来」,美国人还把这一研究成果发表在《全美科学院学报》上。这个结论与「心静自然凉」的中国古训可谓不谋而合!诚如古贤所言:「避暑有妙法,不在泉石间,宁心无一事,便是清凉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