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人活活打死我儿”‧母矢向酒店讨公道

“4人活活打死我儿”‧母矢向酒店讨公道(柔佛‧新山2日讯)警方披露,涉嫌在酒店停车场击破车镜以窃取财物的38岁华裔男子,疑遭4人赤手空拳活活打死。其母闻讯后痛斥动粗者太过份,矢言向酒店管理层讨回公道。死者陆祖成的母亲说:“真的太过份了,对方有4个人,我的儿子却只有一个人,他们怎可以这样活活把我儿子打死!”她週四从吉隆坡赶下新山班兰医院殓尸房,在认尸后伤心欲绝,并矢言在办理儿子的身后事后,一定会到事发酒店为儿子讨回公道。“我只有一个儿子,他还那幺年轻,真的很可怜。”据她了解,事发时,儿子好像曾遭綑绑,她无法理解对方为何要将儿子置于死地。“我不知道儿子到底认不认识涉案的新加坡车主。”死者原是冷气维修技工,生前来自一个破碎家庭,父母离异多年。死者也在8年前与妻子离婚,育有一名10岁孩子。来自破碎家庭死者的前妻是在文具店工作,儿子平日交由前妻照顾。死者儿子週四到殓尸房下跪为父亲上香。死者母亲说,儿子自满月后,就由黄姓阿姨照顾,并住在新山百万镇。获知死者的不幸遭遇后,和死者感情亲密的黄姓阿姨哭倒在殓尸房。48岁黄姓阿姨受询时说,外甥是从9岁起跟着她生活,当时,她还住在彭亨。“我15岁到新山生活,也把外甥带在身边。外甥结婚后,也住在我家附近。不过,外甥与妻子离异后,又搬回我家。”死者是于週三清晨5时30分,在新山世纪花园一家酒店停车场打破一辆新加坡注册车牌的丰田Wish7人座休旅车后座左边的一面车镜,过后遭保安员发现喝止。较后,保安员联络其他同事围捕死者,死者事后因头部及脸部被重击而毙命。死前涉偷车被扣死者陆祖成的黄姓阿姨披露,外甥被殴死前一天,才因涉及另一起偷车案被扣。她说,外甥週二因涉及偷车案被扣留,她曾为了教训外甥而拒绝保释。“这几天,外甥都不在家,不过,他曾尝试打电话给我,但我不接他的电话,因为我很生气他在外面交坏朋友。”阿姨生气拒保释由于死者从小由她照顾,死者向来很疼惜她,之前常带她出去吃东西。她披露,外甥很怕她生气,她原以为不接外甥的电话,外甥就会改过,不料最终却传来噩耗。“在这之前,我曾听过有人叫外甥把偷来的轿车驾上马六甲,以赚取300令吉酬劳。不过,每当我追问他是否偷车时,他却否认。”从小被欺负 长大被利用死者的黄姓阿姨说,外甥从小住在新村时被欺负,长大仍被人利用。“外甥向来以朋友为重,所以容易被朋友利用。外甥做冷气存了逾10万令吉,就是因为被朋友利用,唆使他去开网咖,有的向他借钱却不还。”她说,外甥的老婆很好,只是外甥交到损友变坏,影响了家庭。来不及为儿庆生死者祖成的母亲表示,祖成的10岁孩子过两天生日,祖成来不及为孩子庆生就遭人殴死,让她伤心不已。她指出,儿子以前很勤劳工作,自从交了损友就变坏。“儿子常说,一个人能赚多少花多少都是命中注定。”她促儿子的损友不要在她面前出现。死者的10岁儿子受询时说,这几週都未见过父亲一面。之前,父亲每週会带她去小姨婆家聚一聚。头部脸部重创新山南区警区主任再努丁说,死者陆祖成的头部与脸部受重创,警方初步推断他是遭人赤手空拳击毙。他披露,事发时,死者确实手持偷车工具。“警方至今只逮捕到4名涉案人士,并将援引刑事法典302谋杀条文调查此案。”他指出,死者并不认识他準备偷窃的新加坡轿车的车主。死者称被冤枉偷车死者陆祖成的表弟阿杰披露,死者週二确实曾因涉嫌一起偷车案而遭笨珍警方扣留,但死者却指自己被冤枉。“表哥说,他被警方逮捕时是住在朋友家。警方到场时,朋友不在,而他也不清楚轿车原来是失车。”阿杰週二中午12时以4000令吉将死者保释外出,不料才隔一天,死者就被人打死。“陆祖成被打死那天,也就是週三午夜,我们还在新山实达英达花园的嘛嘛档喝茶聊天。半小时后,我就先回家。”不会伤人阿杰于週三晚上9时许接到死者朋友来电指死者出事后,就到处去追问情况。他说,死者不会伤人,最多只是偷窃财物。“警卫没权打死人,即使陆祖成有错,警卫也只能扣留他,绝对没有权利打死人。”‧2010.1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