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草字传》带你去花花世界里掉书袋!

《花草字传》带你去花花世界里掉书袋!《花草字传》内页典雅精美

在「反智主义者」眼里,文化人掉书袋最讨厌了。在爱智慧、求趣味的人群中,掉书袋则是超好玩、超有境界、超值得追求的事儿,设若钱锺书老头的《围城》和文章通统改去了掉书袋的「毛病」,中国文化也就没有钱锺书这号人物了。

张一清先生与梁艳女士最新合作的作品《花草字传》正是这幺一本有意思的书。文:王谦(书评人,美术学博士)

关于汉字的那些事儿

《花草字传》书中传达的内容说起来再正宗不过,是要告诉大家:一、我们每天都离不开的汉字是怎幺发展来的?二、我们身边表示大小事情的汉字与其所指事物之间有何联繫?三、怎幺才能把汉字的内涵与中华文化意蕴传达给我们的孩子们?这三大目标说起来冠冕堂皇,而最让读书人有收穫的则是这套书里在正统汉字文化以外的部分,也是反智主义者深恶痛绝的项目:掉书袋。

老王有一个观点:想要判断一本书的阅读价值、该给它的阅读指数赏几颗星,先得做一番「删减同类项」的工作,将手上这本书与同类书相比,看看将同类书都具有的相同内容一概删去之后,它所剩下来的东东如果还能吸引你的眼和心,而且篇幅还有一半以上(误差±5%),它就是值得买、对得起你读它所消耗的时间的书。

在这点上,一套五本的精緻新书《花草字传》做到了。

熟知《三国演义》「三英战吕布」故事的人,未必晓得「二鬼战荆轲」的故事。前者耳熟能详,后者我是迟至今天才看到,就是在这套新书的第一本《萌芽开花》里。在讲解「枝」字时,张一清引了宋代诗人史弥巩「死生可託永无睽,自古中山说羊左」两句诗,由「羊左」典故引出来古代传说中「地下工作者」打架的故事。

大凡上过几年学、拿过文科学位的人,对一些形态别致的字往往会多些注目和怀疑,比如「蕊」字吧,干吗要有那幺多「心」字摞在草字头底下?在花花草草世界里想三心二意不成?然而不是。「惢」字虽不複杂,但有两个字音,一是在表示「疑虑」之义时念成琐细、烦琐的「琐」字音,一是表示花蕊像若干花的心房簇集一起时念成「花蕊」的「蕊」字音。张一清这位原先居守书斋、近几年以场外解说嘉宾身份加入「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并获得「谶哥」美称的学者,在这五本讲解「花草」系列汉字的书里把有关汉字的「那些事儿」写得风生水起心花怒放,叫人一路读来看似家常话闲聊,底下却埋藏了如许多的高难度文字学问。

边边角角都是学问

这书能让老王倍加喜爱,还因为它连边边角角上都印满了学问。宋朝的徽宗皇帝姓赵名佶。老王小时候看《水浒传》读到道君皇帝挖了地道去跟京妓头牌李师师厮会(私会),就想,这个「佶」不是「佶屈聱牙」之「佶」幺?不是明明白白的贬义字幺?率土之滨莫非王土,一个皇帝咋的连个好名字都起不出来呢?在这套书第五卷《硕果纍纍》第139页的下注中,张一清老师就用极小的字告诉他亲爱的读者,此字一方面用于贬义词的「佶屈聱牙」,一方面还有「健壮」的意思。看赵皇帝那股子长夜未央追求享乐的架式,要没一副博尔特那般健壮的身子骨还真撑不住啊。这还没完。这页正文是介绍「荔枝」二字的由来与典故,一般书说到这个话题,抄完杜牧咏唐明皇的「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也就画句号鸣金收兵了,到张一清这里,却不算完,一直写到宋徽宗的诗「密移造化出闽山,禁御新栽荔枝丹。......何必红尘飞一骑,芬芳数本座中看」,敢情该皇帝老儿为吃荔枝方便,连枝带果整棵都移栽到了皇宫里啦。

朋友们大概还记得十年前图书市场流行过一段抢「说不」的流行风--《中国人可以说不》《中国人为什幺不能说不》之类,但如果问起谁知晓「不」字的来龙去脉,怕是知者寥寥。「不」字的由来,起初不过是指酒杯或饭碗形状的花托,如果说中国汉字成形至今有两千多年,那起码有一半的时间里「不」字都不是现代汉语意义上的完全否定的意思,甚至相反,「不」不光不是完全否定意思的「不」,在古代很多场合竟是程度很强、内容高大上的「大、很」的意思呢,将来给孩子取名字时用上「不」或由它衍生的「丕」,保管叫同好们在你朋友圈连点五百个讚不止。

养心娱耳

闲话少说,一句话:这就是一套好看好玩、作者信马由缰但又不离其宗的书。再前情回顾一下,上面提到的「羊左」典故及由此引出的「二鬼战荆轲」故事,正文内容讲「枝」字的来龙去脉,不算稀奇,有意思的是说刺秦失败的荆轲在阴间跟一个叫左伯桃的死鬼不对付,后者单挑不成,于是给自己活在阳间的朋友羊角哀託梦,羊氏激于义气,拔剑自刎,一溜烟儿直下地府十八层跟旧友联手组合斗荆轲......「羊左」,就成了表示生死之交的典故。这类在正宗读物里不大会提到的典故或故事,其实比高头讲章更有意思,等于作者在讲严肃认真的汉字知识的同时,买一赠一出来的,几十块人民币买的是语文行货,赠的是情趣文品。

买书读,除去预备中考高考国考,最大的快乐还在于读书得趣。何况,这书里有出自古今名家之手的再经典不过的绘画作品,每讲一字都选取真草隶篆四体书法的名字写法--小朋友脑子好用,读啥记住啥,像我这样人到中年的,对张一清老师的语言文字学问八成是狗黑子掰棒子式,读完也丢完,那幺脑子里多装几十个从象形产生出来的甲骨文及其多种变形的写法,下回跟文化人相遇时会不会「逼格」也见风而长?

最后交待一句:这套书是张一清跟梁艳的合作产品。音频CD那东东老早过时,现在流行的是手机扫描书上的二维码,真正是指哪儿扫哪儿、扫哪儿听哪儿,小梁老师专有的「舒缓不迫、字字分明」特色的标普让全套书变成了有声读物,老年人节省视力,孩子们借此好好学说话。这幺说吧:《花草字传》不光带读者去游逛花花世界的中心及边边角角,更给你手机微信从容扫码的机会,读张一清掉书袋,听国嘴梁艳字正腔圆的朗读,真正是养心娱耳一锅烩齐。

《花草字传》是内地第一套带扫码音频的说文解字书。套书包括五册:《萌芽开花》、《四季群英》、《满目青翠》、《万紫千红》与《硕果纍纍》,由《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点评嘉宾、《百家讲坛》主讲人张一清创作;《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主考官、中央电视台新闻主播梁艳朗读。全书共解读七十五个花草方面的汉字,将传统知识融入生活画面,讲述关于汉字的有趣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