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喉弒母案‧无家庭纷争爱母亲‧嫌兇疑内疚自杀


(雪兰莪‧沙登28日讯)割喉弒母再自刎的男子,他的伤势严重,至今情况仍处于危殆,警方经过调查后发现嫌凶非常爱护母亲,事发前没有任何家庭问题纷争,所以警方相信嫌凶杀死母亲是个人因素所致,同时不排除嫌凶在事后因为内疚而自杀。沙登警区主任阿都拉萨受询时表示,根据警方进一步的调查,嫌凶并不是精神有问题,而是情绪或精神上饱受困扰。至于嫌凶面对甚幺问题的真正原因,警方需要深入调查。案发前没发生争执他说,嫌凶的伤势严重,尚未清醒过来,无法录取口供,目前在医院加护病房接受治疗与观察。他指出,警方也体谅家属的心情,暂时未录取正式的口供;死者刘亚兰生前育有8个孩子,丈夫逝世多年,除了嫌凶之外,其他子女各有家室,所以死者就由嫌凶代为照顾。据了解,刘亚兰其中一个孩子目前在中国,其他孩子当中,一个在东马,另一个在柔佛州。“警方调查发现,嫌凶在事发之前并没有与家人发生过任何争执,也没有与其他家庭成员出现任何纷争,所以嫌凶弒母的原因相信是个人因素。”他说,由于有资料显示嫌凶爱护母亲,所以发生这次事件的真正原因,警方必须向嫌凶作出了解。基于嫌凶弒母后自刎,阿都拉萨表示案发现场除了凶器之外,警方并没有找到嫌凶的遗书等文件或纸条。“不过,警方查到嫌凶有精神困扰的问题,而且嫌凶有自杀的记录,因此警方会向院方了解嫌凶的精神上状况。”颈刀伤13吋致命刘亚兰的遗体已于週一进行剖验,法医也检查过其伤势,发现刘亚兰颈部的一道刀伤长约13吋,也是致命伤。根据法医的检测,刘亚兰被发现时已遇害6至8小时,因此有关事件是在三更半夜发生。警方查悉,儘管死者行动不便,但是仍有偶尔走动,只是双腿无力,步行时十分缓慢,但大部份时间都是坐着或躺着。据知,警方预料週二才向死者家属录取口供,以深入了解嫌凶的生活状况。另一方面,死者家属在週一上午时分抵达沙登医院太平间办理领取遗体事务时,婉拒记者的询问。‧2011.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