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离开门一块钱的价值观


无论是不懂花钱,抑或没懂的条件,师奶那种俭省作风,其实大多时候并未必得到家人感激,更莫说欣赏。套句我家大小姐的说法︰“你们自己省自己爽吧了,其实对家里经济根本不会起甚幺实际效应。”你说,我是不是真想骂上一句︰“死女包。”骂她,实际上是给她说中要害,那口气不大服啦。有个师奶朋友,与我十分“志同道合”,一次她到购物中心买东西,走得口渴得要命,但想到车里带有一瓶水,于是强忍住,就是不捨得花一令吉买瓶装水。结果当天回到家里,喉咙就发炎了,用盐水又漱又喝都搞不定,最后弄得要看医生兼吃抗生素才行。除了给孩子摇头取笑,还惹得老公唠叨一顿。真是得不偿失呀。她又笑又气的讲起,也只有我能给于她“实际的安慰”,因为换了是我大概也会做同样的傻事也。其实这师奶的家庭环境,我可不敢说与她“同出一辙”,因为她的老公是某石油工程业的大老板。省一块是一份爱她老公是做驳接输原油喉管工程的生意,在本地商机有限制,所以只好往更远的国家发展,跑到非洲、东亚那种地区。为了工程得远征还有危机四伏内战纷乱的苏丹,或受国际联合排斥的伊朗和伊拉克。她曾说过,她老公每到那些地区都只能先坐飞机到了约旦,然后才能乘陆路交通一国接一国的转进那些地区。他们那种工程需要庞大资本,收益大相对风险也高。力不到不为财,光靠别人工程总达不到期限完成,那是要赔偿损失的,于是冒着生命危险也非得亲自监督不可。所以当她为了省一块钱,而弄出个“大头佛”来,以她的身家背景,注定非捱别人骂不可。大概也只有我能对她产生“同理心”的谅解。一块钱,价值不只是省俭那一块钱,而是对身边另一半赚钱那种辛劳产生无助的怜悯。我家大小姐说的那句一针见血的话,是对,也不对,毕竟一块钱给予的价值观,那可真的不值甚幺,尤其以他们那种“吃米不知米价”的青少年。但若于价值观,那是师奶我们的苦心孤诣,揉合了对另一半的爱和心酸。虽则说不望别人能有同等的谅解,但那也是我们自己儘了本份,能省则省的一份“绵力”。/副刊•文:山离•2007.0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