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宪专栏》领导力:保护蠢笨意见

《李忠宪专栏》领导力:保护蠢笨意见

原文发表于李忠宪脸书,芋传媒经授权转载。

美国迈阿密大学曾经做过一个实验,有位叫做盖瑞.司塔瑟教授开了一门课,这门课要求学生分组合作解决一个谋杀的谜团。在某个杀人的事件当中,警方抓到了几个名嫌疑犯,每个工作小组会收到一个资料袋,每组资料袋中的资料提供足够的线索,只要好好的寻找蛛丝马迹,绝对能够毫无疑虑地破案,抓住真正的犯人到底是谁。这位教授进行这项实验主要的关键在于,有一些工作小组特别指定小组长,另外有一些工作小组特别没有指定小组长。最后的结果显示没有指定小组长的工作小组破案的能力比较好,接近 60%,特别指定小组长的工作小组只有 25%。

其实这样的结果我们并不会感到非常的讶异,通常领袖的角色会压抑人们自由发言。尤其在华人的社会裏面,所受到的教育,从小没有什幺训练自我的空间,父母与学校的系统单一价值的压迫,很难有自己的想法,同时也缺乏团队合作训练的机会,领袖和威权会压抑自由发言的空间。

在一同工作的组织当中,是否能够提供自由发言的空间的确非常重要,身为领袖常常要面对属下的言论,一般人发言绝对不是先考虑这个团体利益,那是后来的事情,首先考虑的一定是「发言的内容会不会冒犯长官」,长官有没有那种雅量可以容纳不同的言论,甚至直接打脸的意见。其次考虑的是「我的论点看起来会不会很笨」,我的发言会不会被群体霸凌,最后考虑的才是「对这个团体是不是有利」。身为领袖的人一定要让自己的下属有最大自由发言的空间,使他们发挥自己最大的想像力,如果下属没有那种「任何发言都是安全」的感觉,没有人愿意冒那种得罪长官的风险克服障碍主动发言。

另外,领袖同时要避免任何言论被嘲笑或霸凌,很多与众不同或是新奇的意见第一时间看起来会令人感到愚蠢无比,提出这些意见有相当高的风险会受到群体的抗拒,使自己显得非常的低能,身为领袖要防止这种事情在自己的团体里面发生,通常新颖有创意的意见都会面临和蠢笨无比的意见相同的状况,压抑蠢笨的意见同时,也让创新的意见变得无法出现在自己所领导的团队当中。

在几年前我曾经翻译过明镜週刊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在讲中国经济的问题,中国靠着广大低廉的劳力和市场慢慢地崛起,当靠代工和模仿发展到一定的程度,产业升级一定要面临创新的问题,最近中国的这些问题都非常清楚呈现在世人的眼前。自由开放是创新的基本条件,这个条件台湾比中国好了太多,能够容忍许多开放及蠢苯意见的社会,才能够有创造力,这也是除了天赋人权和平等之外,我支持同性婚姻的理由之一。

许多人看到网路上的言论市场乱七八糟,像我这样运动型的网红随便分享的几个字竟然也会有上万个讃,蠢笨无比的文章到处流窜,因而感到不安和忧心。其实我的感受并不光只是负面,一个社会国家的民意风向就是众人集体的智慧,不想让蠢笨意见所代表,不是压抑这种声音(其实也禁止不了),而是不要害怕自己的意见是否蠢笨,勇敢表达自己的意见,让社会大众检验,这幺多每天唸书的知识型脸友看到一个像我这样每天都在训练肌肉的的运动型网红这幺多蠢笨的评论,自己可以没有意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