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袖乾坤】饭来张口

【翠袖乾坤】饭来张口番茄炒蛋。网上图片

伍淑贤

说来惭愧,我是最近才开始学用全职的家居佣人,而且还不是自己需要,而是为了照顾一位独居的长者亲人,我才移船就磡,索性搬到亲人家中,跟她和她新请的印佣暂住,待印佣姐姐家事上手后再算。

我在自己家,一向都自理家务,每月几次有兼职阿姨来抹窗洗厕所,应付过去就算。现在寄居亲人家里,有家佣竟日服侍当然舒服好多,正是饭来张口,饭后「印印」脚看报纸煲剧,煮食洗濯衣物床铺自有人打点。

曾听说过有些外佣姐姐由于本国卫生条件差,来到香港就用厕所布去抹碗之类的惊吓故事,但这佣人姐姐却清洁非常,比我们要求的还高,镇日不抹东西就不舒服。我现在才体验什幺叫窗明几净,一尘不染。

印佣姐姐做菜也中规中矩,只要示範一次就记得。我这些年来大大小小各种培训主持过不少,但竟有一天教人煮饭,自己也吓一跳!当然我教的,只是「小学鸡」菜式,像番茄炒蛋、清补凉煲猪肉、薯仔鸡翼、蒸鱼、炒菜等,但最重要的,还是让她掌握家里的厨房(和其他)体制,清楚告诉她街市哪一档的东西好,买东西的要诀,和改善亲人家中各种家务体制,也不时给她回馈与鼓励,所以还是管理与培训并重。

由于将来亲人的一日三餐和生活起居都要她主理,所以要逐步让她能独立编排适合长者的餐单,又合亲人的脾性。希望几个月后,她能主持大局,我只需从旁监察和负责给钱便成。

关于家佣,还有不少同事告诉我的惊吓故事,比如期期借粮、财务公司追债上门、佣人突然失蹤「草」避债等,这些都难保不会发生在自家身上。于是佣人姐姐到港之前,我就神经兮兮地不停问负责招聘的代理,如果这样这样、那样那样时该怎样办。

代理公司的职员真是不赖,除了解释法例下双方可以做什幺不可做什幺之外,到最后,她说了句精警的︰「正因为香港家庭确有需要,家佣才有市场啊!」我就收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