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学多才的傅青主

傅山(1607~1684),初字青竹,后易字青主。一生自号颇多,常用的有公他、朱衣道人、侨黄真山、侨黄老人等。在明为贵公子,入清为真遗老。祖籍大同,六世徙析州,明正德十五年(公元1520年)随其祖迁居阳曲(今太原市)。

傅氏不但是一位着名的医学家,而且是杰出的思想家、文学家、书法家、画家、诗人、道士和遗老。主要着作有《傅青主女科》、《霜红龛集》、《洞天奥旨》等。傅氏医名甚高,推崇者甚至将他与医圣张仲景相提并论,治法确非常人可比,后人谓其“谈证不落古人窠臼”。擅行气解郁之法,治验颇多。治病精细详察、用药平稳、注意体质、重视养气活血、攻补兼施,尤善触类旁通,故以奇妙的医术,治愈了不少疑难之症。如《谭瀛》一书记载,傅氏的一个同乡旅居京都,一日突然头部剧痛,太医院某太医诊脉后告诉他:你病不轻,怕在一月之内有生命危险,快回家去吧!患者闻言,急忙打点行装,启程回家。

在路上遇到傅氏,傅氏为其诊脉,结果与太医所言极符,于是叹了口气说:“这位太医真是国手,他的诊断一点不错啊。”患者哭求救其一命,傅氏想了一会,说:“你的病有一方或许可治,且试试吧!”嘱咐他寻找青壮年戴旧了的毡帽十余顶,水煎浓汤过滤成膏,早晚各服一次。患者照法服用,经过月余,病果然好了。原来,患者所得是脑髓亏损证,傅氏借用少壮之人脑髓丰满,精气溢蒸帽上,故服之有效。

傅氏不仅医道高深,而且文武双全,胸怀磊落,其诗与人格气节,历来有口皆碑。书法亦堪称一绝。在明清的书法史中,他一面对着晚明,一面对着清初,可称十七世纪中国书法演变的枢纽。从写异体字,写杂书册,到追求汉碑的变化,再现了十七世纪中国书法演变的全过程。因此对博山的研究,就是理解明清之际书风的演变关键了。至今鲜为人知的是,傅氏还是一位崇武名士,精于剑术,据传还创有“傅家拳”。

清代学者古澧曾盛赞傅山:“笃友爱,厚人伦,缠绵中肯,足征至性至情,至于游仙、安禅、歌舞、技击,几不知先生为何如人。”至今在民间仍广传着 “傅山飞笔点太原”的美谈,当时,太原城门上所书“太原城”三个大字,因年久剥落,“太”字少了下面一点,有人准备搭架重写,傅氏知道后把弓箭头上裹上棉花,醮浓墨汁,挽弓射去,不偏不倚,恰到好处,“大”字就成了“太”字了。众人无不喝彩!在小说《七剑下天山》中,梁羽生把傅山的武功写得神乎其神,看来也是有其一定历史依据的。

文章来源:中国中医药报(张显耀 浙江省龙游县中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