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洛湾百合花季飨宴

布洛湾位在省道台八线中横公路180公里处,从中央山脉奔流而下的立雾溪在这儿打了个旋,结果在陡峭的河谷间,形成一个双层的河阶。过去泰雅族部落便在这个山崖上的小平台落脚,并且叫这里做“回音”。

  白天从太平洋奔入立雾溪谷的风,会卷上布洛湾台地,林间的落叶倏地冲上半天高,喧哗一阵后才轻轻地飘落下来。除了九曲洞,太鲁阁公园内另一个可以感受到这种强烈上升气流的地方,就是布洛湾。

复育台湾百合
六年辛苦漂亮成绩

 目前在布洛湾负责台湾原生种百合复育工作的,主要是管理处工作人员徐志福、黄瑞谅,后来还有小狗一只:小白,自愿加入护花使者的行列。最早从发现并开始在布洛湾进行百合复育的徐志福,略带腼腆的说:“每个在太鲁阁公园工作的人,多少都带有一点点理想性格。我们也是在工作中去发现这是台湾特有的东西,就希望去好好的把它保存下来。”

  从六年前寥寥几棵百合开始,以花谢了以后的蒴果和里头的种子来育种;一年才长十公分的百合,有时好不容易冒出几片嫩叶,茎都还没长直呢,结果气候一个不对,叶子便全枯了重新长过。长了两年的花苗才被移植到园区里栽种,一株一株,全靠手去播种、挖洞、栽种,到现在布洛湾已经是全台湾面积最大的台湾百合复育区,总数应该超过十万株。

嫩绿上的粉白
两万朵的纯彩花海

 虽说是“一点点理想性格”,加上形成细致的必要条件──时间,布洛湾的野百合从个位数增加到六位数。徐志福有点不好意思的补了一句:“刚好也没被调到别的单位,才可以好好的把一件事完成。”

  站在百合造型的解说座前,从长满小毛蕨的嫩绿山坡到环流丘步道、停车场,两人最后还指到游客中心后面拔天的山岗上:“这里、那里,还有那里…,全部都会开满百合。”仿佛被集体催眠似的,这些原本绿油油的地方,一到春天,就会出现两万朵台湾百合同时绽放,称得上是全台湾最盛大、最纯粹的一场花季飨宴。